九州娱乐网ju11.net独家:日本人对战时医学犯罪心态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2018-12-19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展出的有关“美军战俘活体解剖”暴行的展品(摄影 刘秀玲)

  《参考消息》驻福冈记者刘秀玲、驻东京记者 蓝建中4月8日报道 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正式向公众开放。除了建校百年多来的荣耀与功绩,九州大学医学部也向世人展出了70年前的一段“负面历史”,即1945年九州大学外科教授对被俘美军飞行员进行活体解剖的罪证。

  “战争能让普通人变得疯狂,但即便在战争这种异常状态下,医务工作者也必须将理智保持到最后一刻。医学历史馆的落成给了我们一个回顾历史的契机,我们将在对历史的反省中建设正确的未来。”在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里,该校医学部部长住本英树向本报记者讲述了医学历史馆建设的初衷。九州大学直面历史的态度,与当下安倍政府以及日本右翼团体否定甚至美化侵略历史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警示从医者守住底线

  在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内,记者看到陈列着包括病例、医疗器械等在内的60多件展品,讲述了医学部创立百年来的历史,其中与解剖美军战俘事件相关的展品,分别为介绍活体解剖事件的文字展板以及《九州大学50周年史》中对活体解剖事件的记载,此外还包括部分对活体解剖事件责任人进行军事审判的简要记述。

  1945年,一架美军B29轰炸机在福冈上空被击落,多名美国飞行员被俘。九州大学多名外科教授向被俘美军飞行员体内注射稀释海水、切除他们的肺叶及其他脏器,观察其存活时间,以“确立新的手术方法,探求与人类生存有关的问题”,活体解剖最终导致8名美军飞行员全部死亡。战后,30名日本军方和九州大学医学部相关人员因此遭到起诉,其中23人被定罪,在审判开始前,参与活体解剖的两个关键人物分别自杀和死于空袭。

  住本说:“活体解剖事件发生时的手术记录等一手资料并未被保存下来,但我们并不认为没有一手资料就可以否定活体解剖事件的事实,相关事实在证言和审判记录中都有记载。我们毫不否认曾在九州大学发生过活体解剖美军士兵俘虏的事实,也深刻认识到这是非人道行为。”

  在展馆一层入口处的展板上,写着这样一段话:“在九州大学漫长的历史中,发生了我们必须要进行深刻反省的事件。我们坚信,对包括这一事件在内的过去历史的冷静反省,必然会将我们领上医学发展的正确道路。”

  1948年9月,在对活体解剖事件审判结束半年后,在当时九州大学医学部长福田得志的提议下,九州大学召开了“反省与决心大会”,由医学部教职工、学生共同参与。根据《九州大学50周年史》中的记载,那次会上,九州大学医学部共同决定:“反省自身的医学研究及方法,进一步加深对人类生命及身体尊严的认识,彻底履行医者天职,绝不向国家权力或军队等外部压力屈服。”这段内容也出现在后来的《九州大学75周年史》以及正在印刷的《九州大学百年史》中。

  今年3月,九州大学医学部教授在一次会议上通过并决定师生共同执行一份决议,其内容是,“我们对在非人道的活体解剖中牺牲的美军士兵表示诚挚的哀悼。我们再次确认了1948年‘反省与决心’教授会议上,九州大学前辈们坚持医德和医学研究伦理的决心,今后也将坚决秉承。”这份决议与《九州大学50周年史》中记载的有关内容一起,展示在医学历史馆中。

  对于医学历史馆正式向公众开放,住本表示,希望展览能让参观者领悟战争的恐怖,也让从医之人再次认识到自己的工作性质,守住底线。

  日对医学犯罪反思有限

  九州大学的展览掀开了日本战时医学犯罪的黑暗一页。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当数731部队。全日本民主医疗机构联合会名誉会长莇昭三指出,731部队进行人体试验等医学犯罪不是根据某个人的想法进行的,而是在当时的陆军参谋本部、陆军省医务局等批准后,投入庞大资金实施的举国犯罪。除了石井四郎等军医外,还有以陆军医师身份的研究人员,成为部队各领域的研究责任人。他们是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金泽医科大学(现金泽大学医学部)等的细菌学教师和病理学教师出身的知名学者。战后这些与731部队有关的军医和医学家并没有被追究战犯责任,反而很多成了大学教授,占据了战后医学界的重要位置,导致医师的战争犯罪一直没有被追究。

  福岛医科大学讲师末永惠子一直致力于研究日本的战时医学犯罪,她曾发表题为《战时医学的实态——前满洲医科大学的研究》报告,揭露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期的医学犯罪事实。满洲医科大学的前身是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1911年在奉天(现沈阳)建立的南满医学堂,1922年升格为大学,1945年随着日本的战败而告终。末永惠子在报告中详细介绍了满洲医科大学积极参与日本军国主义的殖民地政策,利用军事侵略进行医学研究,并与日本军队和司法机构合作,进行医学犯罪的事实。报告还揭露了当时满洲医科大学为收集标本而盗掘坟墓、利用被杀害的抗日烈士遗体进行医学研究以及利用活人进行活体解剖等罪行。

  战后,日本国内对于日本战时的医学犯罪的研究也有不少成果。但是,这些书往往被淹没在数量更多的各种美化侵略的书中。现在右翼学者依然否认731部队的罪行。

  日本有良知的市民团体也会经常举行报告会和展览,揭露日本的战争罪行。例如今年2月14日,称为《哈尔滨、广岛·长崎及福岛——验证医生和医学家的战争责任和战后责任》的市民公开讲座在兵库县保险医生协会会议室举行。

  这些致力于揭露日本战时医学犯罪的市民团体的资金基本都是普通市民的捐款。与“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这样的右翼文人团体背后站着一长串大型企业和大型团体的头面人物相比,他们显得很“寒酸”。从战时医疗犯罪有关的一些展览来看,主办地点都不是大型的展览馆,参观者一般不多,影响力也很有限,但它们毕竟代表了一部分有良知的人对待历史的态度。

  

  【延伸阅读】 日本九州大学揭活体解剖罪证

  这是4月7日在日本西部福冈县拍摄的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位于日本九州大学校园内的医学历史馆近日正式对外开放,展品中包括1945年日本教授对被俘美国飞行员进行活体解剖的罪证。新华社记者刘秀玲摄

  

  这是4月7日在日本西部福冈县拍摄的日本九州大学医学历史馆标牌。位于日本九州大学校园内的医学历史馆近日正式对外开放,展品中包括1945年日本教授对被俘美国飞行员进行活体解剖的罪证。新华社记者刘秀玲摄

  (2015-04-07 20:54:12)

  

  【延伸阅读】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口述历史项目在浙江金华启动历史遗留“烂脚病人”创面诊疗现场研讨会 傅卫明 摄

  中新网金华11月12日电(见习记者 奚金燕)尽管抗日战争的战火硝烟已散去近70年,但这场战争所带来的伤痛,时至今日仍难以愈合。在浙江金华,有近百名耄耋老人,他们虽在战火中得以“幸存”,但却一生都陷于“烂脚之痛”中备受煎熬。

  活着,生不如死;老去,死不瞑目——这是最后的细菌战受害者的现实状态。

  只有被记录的历史才能成之为历史,近日,细菌战受害者口述历史项目在金华启动,将寻访幸存的、遭受过战争伤害的老人,进行口述史记录,必威betwayapp,开展救助治疗,修补历史记忆的黑洞。

  抗战之殇:近百名烂脚老人仍存活于世 绝望等待死亡

  1942年,侵华日军在浙江、江西境内沿浙赣铁路从空中、地面撒播大量细菌,使得很多村民的腿部出现大面积的溃烂,由于农村医疗条件的限制,很多老人反复感染,腿部腐骨蚀肉,至今还未痊愈。在历史上,金华、丽水、衢州地区曾出现多个“烂脚村”。

  尽管抗日战争的战火硝烟已散去近70年,但这场战争所带来的疼痛,时至今日仍难以愈合。“生不如死”成为了这些幸存者真实的生活写照。

  今年79岁的汤溪镇曹界村戴兆开老人,因日军细菌战而饱受“烂脚病”折磨70余年。梦魇来临的时候,戴兆开不过八九岁光景,回忆起那段狰狞岁月,他有些哽咽:“日本兵还曾多次来村上,抢猪、鸭等,强奸妇女,抓村民去干苦力,我们只能逃到山里的岩石洞里,村上当时死了200多人,还有30多个村民烂脚。”

  为了治好自己的烂脚病,他学医成为了一名“赤脚医生”。然而命运并没有就此改变,直至今日,他的双腿仍是血肉模糊,天气一热,就发散着令人作呕的糜烂气息。现在村上的“烂脚老人”,只有戴兆开还活着,不过他觉得这种日子也是“生不如死”。

  细菌战受害者的命运大多相似。仅在金华地区,目前仍有近百名烂脚老人,虽在战火之中得以幸存,但却终身笼罩在战争的阴影之中,一生的精力、财力都消耗在这“烂脚”上,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最后只能在风烛残年里,孤寂绝望地等待着死亡……

  援助之手:社会各界施援 燃起老人生命希望

  “关于那段历史,我们应该做什么。”这些年来,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一直带领大学生、民间志愿者,甚至国际和平人士致力搜寻浙江地区的“烂脚病”的老人,进行口述史调查,修补历史记忆的黑洞。

  今年9月10日,王选与上海的多位医学专家来到金华,与金华市中心医院的有关专家共同探讨“烂脚病”的救治问题,并走访了白龙桥、汤溪等地十多位细菌战受害者,进行现场问诊,并选择了10名“烂脚病”老人,送至上海浦南医院接受免费治疗。

  在细心诊治和照顾下,10位细菌战受害老人的病情均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已有7位老人痊愈返回金华,另外3位老人也正在逐渐好转、康复。

  11月6日下午,在王选的协调组织下,全国创面修复专科联盟专家团队的20余位专家们来到金华,召开了历史遗留“烂脚病人”创面诊疗现场研讨会。当天,上海浦南医院将总结前期的个案病例的临床疗效经验进行推广,并与婺城区第一人民医院做好对接,以便诊治更多的细菌战受害者。

  今年77岁的郑彩花老人从八九岁就开始“烂脚”,多年来一直深受“烂脚病”的折磨。抹药膏、敷草药、每天洗伤口……为了治好顽疾,郑彩花老人一直奔波于各大医院,但是收效甚微。“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把病治好,睡个安稳觉。”郑彩花老人期待道。

  活着,生不如死。老去,死不瞑目——这是最后的细菌战受害者的现实状态。由于沉默,中国乡间的这些细菌战受害者,并没有引起外界关注,随着他们的逐一离世,这段还未清晰的历史或许很快就会被彻底遗忘。

  为还原历史,11月7日,细菌战受害者口述历史项目在金华市档案中心正式启动,主要分为核实寻访、影像记录,实施救助、推广宣传两个阶段,寻访幸存的、遭受过战争伤害的老人,同时通过影像、文字等多种方式记录下他们对战争的记忆。(完)

  (2014-11-12 16:00:11)

  

  【延伸阅读】 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杨银花,衢州市柯城区新新街道东埂村人。“小时候家里穷没条件看医生,痒得受不了就用手抓,抓的流血流脓。现在条件好,还常有人过来给我们免费医治,但左脚总好不彻底,走路还是拐杖不离身。”(9月8日摄)

  在浙江衢州,仍然生活着200多名身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都是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他们忘不了1940年10月4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罪恶的细菌战悄然开始了。随后,衢州所在的浙赣铁路沿线地区出现了很多“烂脚病”病人。据受害者回忆“开始时腿上发痒,抓破了就烂了流脓,时好时坏一直到现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教授迈克尔·弗兰兹布劳2005年在当地实地调查时判断,这些“烂脚病人”极可能是日本散布炭疽、鼻疽病菌的受害者。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的终审裁决中,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是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在日军的细菌战中,衢州受灾严重!统计显示,当年衢州地区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死亡35人,死亡率95%。而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烂脚病”患者,他们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却在终身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在世的“烂脚病”老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成为日军侵华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新华社发(廖峥艳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王元龙,衢州市江山大陈乡大唐村人。“我9岁时,看见日本鬼子进村,吓得我拼命躲。命虽保住,但鬼子走后,我的腿开始烂了。现在我两条腿的筋脉都已经萎缩,皮肤像黑炭,又硬又痒。”(9月9日摄)

  在浙江衢州,仍然生活着200多名身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都是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他们忘不了1940年10月4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罪恶的细菌战悄然开始了。随后,衢州所在的浙赣铁路沿线地区出现了很多“烂脚病”病人。据受害者回忆“开始时腿上发痒,抓破了就烂了流脓,时好时坏一直到现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教授迈克尔·弗兰兹布劳2005年在当地实地调查时判断,这些“烂脚病人”极可能是日本散布炭疽、鼻疽病菌的受害者。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的终审裁决中,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是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在日军的细菌战中,衢州受灾严重!统计显示,当年衢州地区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9州体育,死亡35人,死亡率95%。而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烂脚病”患者,他们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却在终身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在世的“烂脚病”老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成为日军侵华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新华社发(廖峥艳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方爱秀,衢州市柯城区沟溪乡余东村人。“听大人说,我一两岁的时候,脚就烂了,这烂脚整整跟了我一辈子啊。”(9月12日摄)

  在浙江衢州,仍然生活着200多名身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都是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他们忘不了1940年10月4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罪恶的细菌战悄然开始了。随后,衢州所在的浙赣铁路沿线地区出现了很多“烂脚病”病人。据受害者回忆“开始时腿上发痒,抓破了就烂了流脓,时好时坏一直到现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教授迈克尔·弗兰兹布劳2005年在当地实地调查时判断,这些“烂脚病人”极可能是日本散布炭疽、鼻疽病菌的受害者。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的终审裁决中,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是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在日军的细菌战中,衢州受灾严重!统计显示,当年衢州地区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死亡35人,死亡率95%。而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烂脚病”患者,他们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却在终身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在世的“烂脚病”老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成为日军侵华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新华社发(廖峥艳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崔菊英,衢州市柯城区黄家街道新铺村人。“从记事起,我的双腿就溃烂得不行,流脓、发臭,尤其夏天,更是难熬,我为了不让蚊虫叮咬,用塑料布包扎伤口,但塑料布不透气,反而加重了伤口的溃烂。”(9月12日摄)

  在浙江衢州,betway必威官网,仍然生活着200多名身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都是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他们忘不了1940年10月4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罪恶的细菌战悄然开始了。随后,衢州所在的浙赣铁路沿线地区出现了很多“烂脚病”病人。据受害者回忆“开始时腿上发痒,抓破了就烂了流脓,时好时坏一直到现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教授迈克尔·弗兰兹布劳2005年在当地实地调查时判断,这些“烂脚病人”极可能是日本散布炭疽、鼻疽病菌的受害者。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的终审裁决中,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是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在日军的细菌战中,衢州受灾严重!统计显示,当年衢州地区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死亡35人,死亡率95%。而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烂脚病”患者,他们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却在终身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在世的“烂脚病”老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成为日军侵华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新华社发(廖峥艳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涂茂江(右)、涂山泉(左)叔侄俩,衢州市衢江区横路办事处贺邵溪村人。“那一年,我们村好多人感染上了细菌病毒。我们涂家就有好几个,现在他们走的走,就剩下我们俩了。” (9月14日摄)

  在浙江衢州,仍然生活着200多名身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他们都是半个多世纪前日本侵华战争中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和真实见证人。他们忘不了1940年10月4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罪恶的细菌战悄然开始了。随后,衢州所在的浙赣铁路沿线地区出现了很多“烂脚病”病人。据受害者回忆“开始时腿上发痒,抓破了就烂了流脓,时好时坏一直到现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教授迈克尔·弗兰兹布劳2005年在当地实地调查时判断,这些“烂脚病人”极可能是日本散布炭疽、鼻疽病菌的受害者。日本最高法院在2007年作出的终审裁决中,承认了日军在浙江、湖南等地实施细菌战的事实,但是驳回了中国原告的索赔要求。在日军的细菌战中,衢州受灾严重!统计显示,当年衢州地区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死亡35人,死亡率95%。而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此外还有大量的“烂脚病”患者,他们从战争中幸存下来,却在终身遭受着病痛的折磨。随着时间的流逝,依然在世的“烂脚病”老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成为日军侵华细菌战最后的证人…… 新华社发(廖峥艳摄)

  (2014-10-10 14:24:24)

  

  【延伸阅读】美国解密日本细菌战档案显示:二战日本海军可能存在细菌武器方面的活动

  新华网哈尔滨8月21日电(记者王建)记者从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获悉,该中心“美国解密日本细菌战档案调查研究”课题组完整编译出关于侵华日军细菌武器的《阿尔沃·汤姆森报告》。该报告认为,二战时期日本海军可能存在细菌武器方面的活动,虽然当时的日本海军大臣伊藤矢口否认,但至少表明日本海军对细菌武器有兴趣。

  《阿尔沃·汤姆森报告》是1946年由当时美国迪特里克基地的中校阿尔沃·汤姆森对731部队首任部队长石井四郎和次任部队长北野政次等进行审讯之后,形成的总结性报告。该报告详细记述了石井四郎从军履历、教育背景、731部队总部的体制、配置、任务、职责以及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有关信息。

  报告显示,汤姆森通过对石井四郎的审讯,收到一个关于日本海军7号生物弹的文件和海军从事危险工作(包括731部队细菌武器研究)人员的参考资料,这些资料显示二战时期日本海军可能存在细菌武器方面的活动。

  汤姆森在报告中写道,“1941年10月至1944年担任日本海军大臣的伊藤曾签发标有特别关注细菌武器的文件,但被问及这件事时,伊藤矢口否认海军从事过细菌武器活动,并解释说文件里关于细菌武器的参考是被‘负责起草海军管理规定的人员添加上去的,该人员或许把细菌武器想象为将来的一种可能’。”

  汤姆森认为,日本海军与陆军军医处之间有细菌武器的联络。据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负责人杨彦君介绍,侵华日军731部队曾生产大量细菌炸弹用于实战,造成至少20万人伤亡。从公布的档案来看,日本海军也试图在海洋战中用细菌武器,同时和731细菌部队存在联系。

  (2014-08-21 19:08:17)

  (原标题:独家:日本人对战时医学犯罪心态复杂)

相关的主题文章: